利来代理战“疫”直击|在美浙商:每天转运上吨防疫物资

张骁,利来代理在伊朗经营五金厂,当地未采取严格防疫措施时,抢购了一批口罩发给员工,组织工厂封闭隔离。

秦格,在美国经营快递业务,见证了防疫物资从“美—中”到“中—美”的转运传递,经手了数以万计的口罩。

胡小兵,在意大利生活了37年的温州籍侨会会长,1月份忙着为中国捐运防疫物资,现在忙着做志愿者,给米兰居家隔离的患者送药、给养老院等机构送防疫物资。

程永升,在德国从事病毒检测工作,正在筹划研发新冠病毒肺炎快速检测仪器,希望为未来提供一种应对方法。

世卫组织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中部欧洲时间3月27日上午10点(北京时间下午5点),全球确诊509164例(新增46484例),死亡23335例(新增2501例)。

海外疫情持续蔓延,人民网联系到在伊朗、美国、意大利、德国等国的华侨,听他们讲述在异国的真实战“疫”经历。

张骁,在伊朗的宁夏人。伊朗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当地政府还未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警觉的他迅速行动,尽全力保护着全厂员工,包括30名伊朗员工。

伊朗华侨:自发组织工厂封闭隔离

我是宁夏人,2009年来到伊朗,投资了一家生产五金件的工厂。

2月初,祖国疫情形势严峻,伊朗很多华人朋友张罗寄口罩回国,想为家乡的亲人和医院提供帮助。

一个律师朋友买了十万只口罩,但因物流限制等原因没能运回国,只能分发给周围朋友留作自用。

到了2月19日,伊朗报告了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结合之前了解的国内疫情,我预感伊朗可能会慢慢严重起来,赶紧买了一批口罩发给员工,要求大家戴口罩上班。

同时,我也准备组织安排工厂开始封闭隔离,包括所有不必要的人员不能进出工厂,给一半的伊朗员工放假,让他们回家休息,必要岗位的员工吃住在厂里,维持工厂正常运转。

从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到现在每天新增上千,累计两万多病例,伊朗官方仍然要求企业处于生产状态。我们只能一边承担着包括人员工资在内的各项费用支出,一边在尽量保证员工安全的前提下继续生产。

我自发组织的隔离已经进行了3周,为了安抚住在厂里的员工,会组织他们在厂里进行一些体育活动,比如打排球、踢足球。

看到伊朗的疫情日益恶化,厂里的中国员工有些焦虑、想回国,我努力安抚大家。如果现在回国,工厂无法正常运转,所有的员工包括伊朗员工都会面临失业风险。另外,回国机票很难买到,只有转机,路上远比隔离在伊朗的感染风险高。当前国内机场防疫压力也非常大,我们在这个时候,尽量不要给祖国添麻烦。这种特殊情况下,团结起来,才能把个人和公司的损失降到最低。

受疫情影响,工厂订单量减少很多,3月份至今没有收到新的订单,连过来询价的客户也没有。我们在等当地政府的停工消息,但一直没有等来。这意味着当前采取的隔离措施属于个人经营行为,回家休息员工的工资也需要照常发。每天的运营成本在三万元左右,如果一直没订单,现金流会越来越紧张,全部产品变成积压库存。如果继续这样生产的话我们应该撑不过三个月。虽然如此,我还是打算继续这样隔离,保护好员工,也期望官方措施尽快出来。

商店经营者给在厂里隔离的员工送来食物和水。受访者供图

秦格,在美国中部经营国际速递业务的浙江人。1月末至今,他和员工们每天连续工作12个小时以上,客服24小时在线。他见证了口罩等防疫物资从“美—中”到“中—美”的转运传递,经历了芝加哥、洛杉矶、纽约等地机场爆仓,他感慨“剧情”反转之快,尽心尽力参与到这场战“疫”之中。

美国华侨:快递业疯狂的两个月

1月底,在美国的华人华侨和留学生纷纷买口罩寄往国内。

有的人为了买口罩,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到很偏僻的镇上找小药房。

我是做国际速递的,从那时起,我们全体员工也开始了“疯狂”忙碌,客服24小时在线,订单量翻了20到30倍,寄送货物为各种类型的口罩、护目镜等。寄口罩的既有团体组织,也有个人,包括华人华侨协会、各地的同乡会、留学生等等。虽然每个人能买到的口罩其实并不多,有的人就是寄一两盒或者四五盒。

我当时做了一个决定,给个人客户的快递费用减半。美国的人力成本比较高,寄东西很贵,比如在联邦快递FEDEX或者美国邮政USPS寄一个小小的东西,也要几十甚至几百美金。

当时想法特别简单,帮大家省下一些钱,多买些口罩。看到国内有难,身在海外的中国人都想做一些事情。

到了3月份,剧情反转,美国确诊人数越来越多,我们的业务也跟着发生变动,很多华人和留学生的亲戚朋友开始在中国买口罩等防疫物资寄往美国,快递货物量从平常时期每天50—100公斤到如今以吨计算。整个疫情期间,数以万计的口罩和其他防护用品经过我们发往中国和美国各地。目前我们基本暂停了美国本土发往中国的快递业务。

最近,当地的华人华侨协会在组织大家将收到的部分口罩分给当地美国人,比如超市员工、快递员,警察局、社区服务中心和老人院的人员,我们也向美国一些机构和团体捐赠了口罩,他们向我们表达了感谢。

当前的疫情需要全球共同面对,大家都需要有一颗同理心。

胡小兵,意大利米兰文成同乡会会长,在米兰生活了37年,从事水产品进出口贸易,同时经营一家餐馆。从开始组织侨胞为祖国捐运防疫物资到为米兰当地患者送药、送物资,胡小兵一直在努力战“疫”。

意大利华侨:志愿送药 小区有确诊病例也要出门

我是温州文成人,疫情爆发前回国参加文成县政协会议,1月23日乘飞机返回米兰,传来武汉封城的消息。

当天,我和当地侨会开始筹集物资,包括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我还负责与国内相关部门、红十字会等沟通,协助办理捐赠手续、联系物流公司、配合找仓位,经常要到下半夜才能收工。

第1批物资捐给了浙江。1月30日那天,我去到米兰马尔奔萨机场协助运送。如果以普通货运方式运回国内,清关等环节会耽误不少时间,我们跟米兰国航沟通后决定,以个人行李托运的方式运送。我们找到一个志愿者,由他协助带货回国,除了给他买机票,还打算给一些钱作为感谢。对方跟我说,“你们做的是好事,买机票就很好了,钱不能要。”我们去旅行社去给他买机票时,旅行社老板说,“这机票钱,我们出了。”

我们在米兰有15个比较大规模的侨团、同乡会,大家都表示要支持武汉。除了捐给浙江,我们也往武汉、北京等地分别捐赠过物资,最后一批物资在2月23日发往北京,前前后后参与过多少次捐赠我已经记不清了。

现在反过来了,中国疫情慢慢平稳下来,意大利形势开始严峻了。2月20日,意大利“1号病人”被发现。当时的意大利民众不太重视,觉得这个病跟感冒差不了多少,照常去吃饭,去拥抱。中国人警惕性比较高,也学习国内的措施纷纷关店,比如我的餐馆23号就关了。那时候意大利政府还没有对营业作出强制性措施,很多意大利人不理解,为什么好端端就关门了?

前几天得知所住小区出现了感染病例,我很担心,一回家便马上消毒,把衣服脱了放在外面。不过做志愿服务,必须要出门。作为侨领为侨民服务是职责所在。而且事情总得有人去做,比起战斗在一线的救护人员,我们所做的还是微不足道。

我们上周二拿到一批浙江侨联和文成县政府捐赠给意大利侨胞的口罩,向米兰及周边地区的侨胞分发了,还分给了当地有需要的机构,比如警局、养老院等。

紧接着浙江省派出的医疗队到达米兰,他们给100多个患者和疑似患者开了药,我们去帮忙分发。我今天(3月25日)等一下又要出门,有个患者情况比较严重,我得把药送到他楼下。

程永升,安徽芜湖人,在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经营一家病毒检测公司。最近,他在准备进行新冠病毒肺炎检测仪器的研发,希望创新出更方便操作、携带、更低成本的检测仪器,将来在社区医院普及使用。

德国华侨:筹备研发新冠肺炎检测便携设备

我和我爱人2009年来到德国,两年前我在这里创业,开发针对传染病检测的产品。1月25日,德国清华校友会一位师姐发动我们去各个电商、生产厂家购买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希望通过清华校友会把物资捐到武汉。

我们到处打电话订口罩,跟打仗一样,争分夺秒。德国很多电商借机涨价,价格涨了3—5倍,我当时订到900盒N95口罩,但三周后才能到货,所以这条线就断了。校友会又从别的渠道弄到了几千只口罩,发回了国内。当时有很多人在为祖国做事,我是其中一个配角。

不久德国慕尼黑就发生了十几个人感染新冠肺炎的事件。 2003年非典时,我在北京上学,被隔离在校,又从事和传染病有关的行业,对新冠病毒的警惕比较高。早早买了几盒口罩,尽量不去参加一些会议。但德国当地反应比较慢,比如我爱人想跟领导申请在家工作,就不被理解。3月上旬,我们住所附近有一个大型嘉年华活动,每天几千人参加,目前我所在的州,是德国感染人数最多的。

3月1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了尽量居家办公等措施。我们一家人现在都在居家办公,尽量半个月去超市采购一次。

公司实验室停摆,我目前只能做一些针对未来公司发展的储备性工作。

新冠肺炎可能不仅仅短期存在,接下来几年我们都要做好应对准备。目前的核酸检测还存在不少局限,检测成本高,检测精准度有待提升,现场取样后还要到中心实验室操作,工作人员需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操作四五个小时。

刚好德国这边一些机构也找到我们,询问有没有检测方面的方案。去年开始我们公司针对传染病检测进行研发,正在进行的项目是非洲猪瘟检测。

我们准备开发一种新型便携式检测设备,它可以放在病床边,放在社区医院,甚至可以放在家庭里,成本也比较低,是一种分散式的而非集中式的新冠病毒检测方式,在出现感冒发烧症状时可以普及使用。最近一直和合作伙伴线上学习讨论,也在争取欧盟、德国的一些政府资金支持,帮助我们快速开发。我刚刚拿到所在州40万欧元的资助,等疫情结束后,就尽快启动实验室的工作。

德国清华校友会等往国内捐赠防护物资。受访者供图

(文中秦格为化名)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rmzj@people.cn

 相关报道

战“疫”直击|保障菜篮子 如何通畅禽肉禽蛋产销?

战“疫”直击|春耕备耕,如何确保农资到位?

战“疫”直击|武汉癌症患者:2月最后一天等来希望 

战“疫”直击|西安孕妇滞留外地:因湖北身份证街道办不让回

战“疫”直击|登机前用药退烧 妨害传染病防治如何量刑?

战“疫”直击|一张复工证明等25天?小微企业直呼伤不起

战“疫”直击|歙县马拉松禁湖北籍报名 律师:侵犯公平参赛权

战“疫”直击|口罩机争夺战:一台50万涨到200万

战“疫”直击|被迫隔离 能否向瞒报者索赔? 

战“疫”直击|航空公司没钱可退?疫情下的退票困局

 

(责编:杨乔、赵艳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myholyspirit.net